今天,和三位特教老師聊搬遷,談勸募、購地(或是有誰可以送我們一塊地),感受很溫暖,雖然,心裡真的有許多不足為外人道的點滴,但,真的,開心自己沒有離開,開心自己每一天都在創造「一個特教老師在機構」的歷史,簡單地,是在寫一份屬於自己的執著及堅持。

2017620日,是我在智機構工作的第2726天,這一路走來,若你問我後悔進到機構嗎?老實:我曾經後悔過,但那是因為人、事,還有我自己的驕傲,對不是因為在這裡所遇見的每一個孩子。

這一天,藉著和她們聊的過程,有機會細細回首:看著自己七年多來的改變,看著每一個「服務對象」,因著我們的一點點改變,臉上有更多的笑容,願意也學會自己完成能力所及的種種,那是一種生命影響生命的喜悅,我想,也是一個特教老師在機構的價,以及使命!

我是一個基督徒,我的信仰告訴我:「最大的是愛」,用這樣的愛去愛每個我所遇見的孩子。記得剛到機構時,我常常被同一個孩子咬,那時候手臂上常有大大小小的瘀青、傷口,回家媽媽常問我:「妳不是去帶小孩嗎?怎麼每天都受傷⋯」;漸漸地,我抓到那孩子情緒爆發的原因,也練就了迅速閃的本領,然後,陪著他一起感知,一起想辦法,一起在陪伴中看他成長,今年已經國一的他,偶爾回機構,還是直接衝到當年我們的教室,現在的他還記得那個無怨無悔被他咬、還是愛他的老師嗎?我想答案從他每次給的擁抱及微笑就可以知道!

曾經在安置會上,有教授直接告訴我:「特教教師證在機構無用,妳不能教,因為機構的責任在保育」,當下真的好不服氣,卻又無法爭辯,只能讓時間來證明;我想證明特教老師在機構也可以教導,除了孩子,還有有心卻不是相關科系(更別談是本科系)的教保員,然後,在有相同的信念後,一起朝著目標前進:讓這個地方成為愛的出口,讓當中有特殊需求的孩子,也在這裡快樂成長、學習。

目前,智中心和教會共用空間,但隨著我們收托的服務對象候缺增多,教會逐步規劃他們的空間可以有其他的應用,更限縮了智中心原本可以運用的範圍;加上目前使用的建物為民國57年建造,在明年即將邁入第五十個年頭,到時建物可申請為古蹟,我們更難從當中做建築部分的添加或改變⋯種種原因,我們必須再找到一個可以繼續提供我們服務的地方,而前提是我們必須先購得作為智中心用途、一塊約4分大小的土地,才有後面搬遷的可能,這部分只有我們自己是辦不到的,詳細的勸募計畫請參考http://www.holywisdom.org.tw 您的每一分捐款,都是給我們最大的鼓勵及支持!

聖智智中心李嘉芳教學組長

分類:精選文章   發佈於:2017-11-08, 週三 14:58  點擊數:146 列印
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